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
首页
>廉政教育>清风文苑

怜子如何不丈夫,品读诗词里的父爱
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日期:2019-06-20

  父亲的爱,如同巍峨的高山,沉稳可靠,在你人生的每一步中都有他默默地付出与支持。父亲的爱,如同醇香的美酒,甘冽浓郁,在岁月的长河中才能品味出绵长隽永的滋味。

  他们是诗人,也是父亲,他们在诗中写出了对孩子的怜爱,对儿女的期盼,就让我们一起来品读诗词里的父爱。

  说到我的五个儿子,真是一言难尽……

责子

魏晋 陶渊明

白发被两鬓,肌肤不复实。虽有五男儿,总不好纸笔。

阿舒已二八,懒惰故无匹。阿宣行志学,而不爱文术。

雍端年十三,不识六与七。通子垂九龄,但觅梨与栗。

天运苟如此,且进杯中物。

  再豁达的家长,提起自己的孩子,也难免要责备一番。陶渊明也不例外。在酒桌上,他抱怨说自己已经老了,两鬓白发,肌肤松弛。膝下虽有五个儿子,却都不爱读书,不求上进。老大阿舒已经16岁了,却是懒惰无比,老二阿宣到了该立志学习的年纪,还不爱写文章;阿雍阿端13岁了,居然不认识6和7;阿通已经9岁了,还只知道贪吃。在把五个孩子数落一遍后,他无奈的说,如果天意如此,那也没有办法,算了,算了,还是喝酒吧。

  这首小诗写得诙谐有趣,一位老父亲一边喝酒一边数落不争气的儿子们,读来能既能感受到他对儿子又好气又好笑的心情,也能体会到那责备背后的深深的爱怜。

  在江南的春天里,我思念着你们

寄东鲁二稚子

唐 李白

吴地桑叶绿,吴蚕已三眠。我家寄东鲁,谁种龟阴田?

春事已不及,江行复茫然。南风吹归心,飞堕酒楼前。

楼东一株桃,枝叶拂青烟。此树我所种,别来向三年。

桃今与楼齐,我行尚未旋。娇女字平阳,折花倚桃边。

折花不见我,泪下如流泉。小儿名伯禽,与姊亦齐肩。

双行桃树下,抚背复谁怜?念此失次第,肝肠日忧煎。

裂素写远意,因之汶阳川。

  诗仙李白可谓是唐代的驴友,他的一生走遍大江南北,留了无数的名篇佳句。这是他春天在金陵游览时因思念远在东鲁的儿女写的一首诗。

  吴地的桑叶绿了,蚕快要结茧了。诗人即景生情,想起东鲁家中儿女。归期不定,心下茫然,凯风自南,把自己的心吹回家中。眼前浮现的是家中手植的一株桃树,三年未归,桃树已经长得跟房子一样高了,女儿平阳在树下折一枝花,因思念父亲泪如流泉,儿子伯禽跟姐姐一样高了,两个人一起哭泣时,有谁能抚摩其背,怜惜他们呢?

  此诗形同一封家书,笔触细腻,由眼前景,遥思东鲁的儿女,用朴素的语言抒发了浓烈而真切的儿女亲情。

  教你写诗,教你和我做一样的事

又示宗武

唐 杜甫

觅句知新律,摊书解满床。试吟青玉案,莫羡紫罗囊。

假日从时饮,明年共我长。应须饱经街,已似爱文章。

十五男儿志,三千弟子行。曾参与游夏,达者得升堂。

  宗武是杜甫的小儿子,小名骥子,他曾经多次在诗中提到这个聪慧的幼子。宗武牙牙学语之时就会背诵父亲的诗, “骥子好男儿,前年学语时。问知人客姓,诵得老夫诗。”在宗武生日时他说“诗是吾家事,人传世上情。熟精文选理,休觅彩衣轻。”所以当看到这个小儿子也开始学写诗,身为诗圣的父亲当然要好好指点一番。

  写这首诗时杜甫寓居夔州,时年57岁,已近暮年的他看到儿子宗武把书摊的满床都是,不停翻检典故材料,很是欣慰。他希望儿子要专心学习,吟诵经典,不要只追逐浮华夸张的辞藻。看着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儿子,他叮嘱说,你闲暇时可以喝点酒,但不要过量;要饱读经书,热爱诗书文章。孔子讲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”,你也应该立下男儿应,读书报国,以曾参、言子游、卜子夏等圣贤作为学习的榜样,磨练自己的意志和品格,以诗书文章来流传后世。一字一句,皆是父亲的谆谆教导,父子深情,可见一斑。

  希望我的儿子不要太聪明

洗儿

宋 苏轼

人皆养子望聪明,我被聪明误一生。

但愿孩儿愚与鲁,无忧无虑到公卿。

  洗儿,也称洗三,是我国古代诞生礼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仪式。婴儿出生后第三日,要举行沐浴仪式,邀请亲友为婴儿祝福。洗儿之时,人人都会说些吉利话,欧阳修为好友梅尧臣的孩子作的《洗儿歌》就说:“宛陵他日见高门,车马煌煌梅氏子。” 苏轼的这首诗却反其道而行之,他说人人都希望孩子聪明,我自己却被聪明误了一生。我希望我的儿子鲁直愚钝,这样才能无忧无虑的位列公卿。

  这首诗貌似游戏反讽,其实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反映了苏轼的心声。苏轼此时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,内心愤懑。他聪明过人,二十一岁中进士,二十四岁应中制科考试,授大理评事、签书凤翔府判官,可谓春风得意。进入官场后,他与新政、旧党的政见均有不合之处,屡受陷害,不由心灰意冷,才有聪明误之说。洒脱如苏轼,也会发牢骚,既然聪明反被聪明误,那就让我儿子粗粗笨笨的才好。

  实践才能出真知

冬夜读书示子聿

宋 陆游

古人学问无遗力,少壮工夫老始成。

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

  和杜甫一样,陆游也喜欢通过写诗教导子孙后辈。据记载,陆游一生写了百余首示儿诗,向儿孙辈传递勤于读书、淡泊名利、精忠报国的良好家风。大家最为熟知的是陆游死前绝笔示儿诗,“死去元知万事空,但悲不见九州同。王师北定中原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”,诗人毕生的心事凝聚于此,拳拳爱国之心跃然纸上,千载传颂。

  上面这首诗则是他在冬夜读书时告诫孩子要学以致用,身体力行。诗人从古人做学问入手娓娓道来,其中“无遗力”三个字,生动形象地描述了古人做学问勤奋用功、孜孜不倦的程度, “无遗力”才能老始成,可见治学绝非易事;既然治学如此之难,怎样才能学深悟透呢?那就是“要躬行”,通过亲身实践把书本知识变成实际知识,才能发挥所学知识对实践的指导作用。实践出真知,诗人的意图非常明显,旨在激励儿子不要片面满足于书本知识,而应在实践中夯实和进一步获得升华。

  想做“官二代”,写一阕词来骂你

最高楼·吾衰矣

宋 辛弃疾

  吾拟乞归,犬子以田产未置止我,赋此骂之。

  吾衰矣,须富贵何时?富贵是危机。暂忘设醴抽身去,未曾得米弃官归。穆先生,陶县令,是吾师。

  待葺个园儿名“佚老”,更作个亭儿名“亦好”,闲饮酒,醉吟诗。千年田换八百主,一人口插几张匙?便休休,更说甚,是和非!

  如果说陶渊明责子半真半假,那辛弃疾就是真的骂子了。他本打算退休归乡养老,但“犬子”却说老家都没有购置田地宅院,爹你不能退休啊。因此辛弃疾写下这首词“骂之”。

  儿子以富贵为念,辛弃疾劈头便说我老了,还要富贵干什么,富贵会带来隐患啊。我要以穆先生和陶渊明为师,及时归隐、远离官场。他说退休后要修一个“佚老”园,建一个“亦好”亭,闲来饮酒做诗。人生苦短,眼前占有的身外之物都不能长久,不如看淡。整首词的语言通俗平实,说是骂,实则通篇都是在给儿子讲道理,把辛弃疾正直不阿、洁身自好、诗礼传家的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
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中共肥城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主办 2001-2019 鲁ICP备05003365号
来信请寄:肥城市纪律检查委员会 邮编:271600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